中国青少年素质教育研究中心
China Youth Education Research Center
直属院校
助学扶贫
爱传百校

ABUIABACGAAglZvB1wUonI2GgwMw2AQ46Ac.jpg

捐赠书籍:科技类,自然类,历史类各种课外书籍:

主办单位:

中国青少年素质教育研究中心

承办单位:

优加素质教育

邮箱:ccoc777@126.com

地址:北京市王府街32号


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发表时间:2018-09-07 00:00

2018-09-10 来源:《中国教育报》

  为山里娃插上腾飞翅膀

  谈起乡村,浮现在人们眼前的往往是一派田园风光——纵横交错的阡陌,鸡犬相闻的邻里,怡然自得的生活。但对于330万名乡村教师来说,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生活、工作在这里,寂寞和清苦也不免浮上心头。

  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魂,是乡村孩子的引路人和灵魂工程师。9400多万名乡村学子,697万名留守儿童,乡村教育的重担压在乡村教师身上。幸运的是,他们坚守、奉献,“一生只为乡村教育痴”;更幸运的是,他们变被动等待为主动创新,寻求乡村教育发展的资源和机会。

  乡村教育因乡村教师燃起希望之光,乡村孩子因乡村教师插上翱翔的翅膀。

  一生献给乡村教育

  “王校长,愿意调到县教育局来吗?”今年6月,王怀军接到了一个电话,来自湖南省石门县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副局长陈和平。

  “教育局?我不去。”

  “雁池乡中心学校呢?”

  “我还是继续待在苏市学校吧!”

  三亩池小学、水晶小学、苏市学校——从1984年参加工作算起,王怀军在石门这个省级贫困县最偏远的几所乡村学校转来转去,转了整整34年。

  2008年暑假,王怀军调任苏市学校校长。秋季开学第一天,她站在校门口迎接学生,却看到孩子们舍近求远去了别的学校。王怀军马不停蹄地走访了附近7个村的村支两委和所有学生家长,找到了学生舍近求远的原因:苏市学校硬件条件差,教师队伍弱。她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种面貌。

  一个学期结束后,苏市学校在全乡中心校综合评估中获得了3项第一、4项第二的好成绩,学生数量稳定下来。

  但落后的设施依然是王怀军的心病。同年年底,机遇来了,石门县新一轮合格学校创建工作全面启动,苏市学校成功立项。

  “尽管有300多万元的建设资金,我们仍要开源节流、艰苦创业,尽最大的努力改变学校的落后面貌!”王怀军把算盘打得啪啪响,“开辟菜园,保证学校食堂的蔬菜供给;新建养猪场,每年养几十头生猪,既能提高学生伙食质量,还能创收……”

  如今,苏市学校早已改头换面: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安装了电子白板和教学电脑,图书室、阅览室、多媒体教室、现代化实验室一应俱全,就连学生食堂都有了个好听的名字——粒粒堂。

  34年,王怀军的头上青丝变白发,但她教过的1600多名学生很多都走出了大山、走向了世界。这份成就感,是治愈乡村生活寂寞、清苦的良药。

  而对于山东省莒南县坊前镇岳河联小教师杨久迎来说,与孩子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滋润着他对乡村教育不变的痴心。

  杨久迎在岳河联小是个奇特的存在。因为他总是放大镜不离手,看书、批改作业时是这样,上课时也要一手执笔、一手拿镜,就像战争年代指挥作战的军队老总——“杨老总”的外号就这样传开了。

  1986年刚走上民办教师岗位时,21岁的杨久迎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得拿着放大镜上课。

  那时的他精力旺盛、豪情万丈,白天上课,晚上批作业、备课,每天都能熬到很晚。他常年坚持第一个来学校,打扫校园和办公室卫生,烧好热水等待孩子们。放学以后,他会把校园检查一遍,等最后一个人走了,才放心地锁门离开。

  32年满负荷工作,他的眼角膜不知充血了多少回,视力渐渐模糊了,但他仍不打算歇一歇,“只要不耽误上课就行”。

  “百花园中花似锦,花红要靠育花人”,时至今日,杨久迎依然记得当年民办教师招考时的作文题。32年坚守,“杨老总”正是用青春和汗水抚育了一茬又一茬花朵,践行着当年在作文里立下的誓言。

  “我希望学生们都能越飞越高,越来越有出息。我不图他们回报。”杨久迎说,“只要他们记得,在这个遥远的小山村,在岳河联小,还有我这个老师随时等着他们回来看看。”

  变被动等待为主动创新

  理想的乡村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怎样让乡村孩子和城市孩子一样读好书、上好学?这些问题,身处乡村教育一线的教师们不仅关心,更尝试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出解答,改变乡村教育的面貌,为乡村教育腾飞添砖加瓦。

  作为土生土长的河南兰考人,齐拓宇毕业就回了老家,成为兰考县谷营镇程庄小学的一名乡村教师。

  20多年来兢兢业业执教,齐拓宇慢慢发现,乡村教育缺乏活力,乡村学生在待人接物、适应社会和学习知识等综合素质上,与城里孩子存在较大差距。

  怎样改变乡村孩子的面貌,改变乡村教育的面貌?201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齐拓宇与网络课堂相识。名师在千里之外授课,学生们通过网络就可以看到,这让她茅塞顿开。

  第一次尝试网络课堂,齐拓宇用自己破旧的手机,带着学生们上了一节“感恩节班会”。自此,创新的种子在她心中扎根。

  没有设备,她利用寒假外出学习的机会从北京募集到10台二手电脑,连背带扛运回了学校;没有空间,她将学校一间简陋的图书室收拾成网络教室,从此音乐、美术、科学课都能开齐上好了……两年多来,网络课堂为这所普通的乡村小学带来了无限可能,让这里的孩子们有机会向世界发声。

  “我要做坚守乡村教育的人,更要做一个点亮星星的人。”齐拓宇说。

  想要“点亮星星”的齐拓宇做了许多创新和尝试:为了让语文课有趣一些,她带着学生改编课本剧、把古诗词改写成散文;在阅读推广方面,她用“大声朗读”的方式锻炼乡村孩子的胆量,提高他们的阅读兴趣;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她积极联系公益机构,募集捐赠图书1200余册……2017年12月,她荣获“马云乡村教师奖”。“这个奖对乡村教师来说不仅是肯定,更是鼓励!”齐拓宇说。

  和齐拓宇一样,越来越多的乡村教师不再被动等待,而是主动寻求改变乡村教育的资源和机会。

  “我们学校获得过德育、教学等各种奖状,我都收起来了,唯独这‘美丽乡村学校’的牌子我挂在了门口,让乡亲们都能看到。”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说,“乡村小规模学校不是弱校、困校,而是小而美、小而优、小而充满活力和潜力的学校,这也是我一直努力追求的。”

  范家小学是一所典型的乡村小规模学校:位置在山区深处,学生来自附近5个村,最远的上学要步行一个多小时;人数少,共有学生85人、教师12人;规模小,占地仅有6亩,一栋教学楼、一栋宿舍楼、一个食堂。

  利州区的乡村小规模学校还有很多,范家小学在其中又很不一样:探究式、项目式学习已不再神秘;绘画、手工、花式篮球等艺体课开足开全;校本课程引入“非遗”文化、乡村调查、中草药等内容;定期举办家长开放日,让家长见证孩子的成长。

  从一所弱校、困校,变成小而美、小而优、小而充满活力和潜力的标杆校,范家小学只用了不到4年。这源于张平原从教20多年来对乡村教育的经验和思考。

  2014年,张平原调任范家小学校长,开始探索建设乡村小规模学校联盟,让微型学校抱团取暖。上任之后,张平原没有等靠要,而是主动联系同行、起草章程、建立机构……仅仅2个月,由利州区14所小规模学校组成的“广元市利州区微型学校发展联盟”正式成立,为了“让每一名适龄儿童就近接受优质义务教育”,联盟实施管理互通、研训联动、质量共进、文化共建、项目合作、资源共享等六大行动。

  在管理方面,联盟为校长和中层干部交流搭建了平台,定期召开管理干部研训会、校长论坛;为解决教学质量难题,联盟定期召开小小班教学研讨会,讨论小小班教学的特点、优势、不足和困惑,研讨教学策略;为改革研训机制,联盟设计了“订单式”教师培训方案;为破解乡村学校艺术教师缺乏难题,联盟对内实施艺体教师走教,对外引进沪江“CCTalk”网络直播互动课堂……

  “联盟成立4年,总结起来就是三句话:每个学校的课程都能开齐开足上好,文化建设逐渐跟上补齐,校容校貌焕然一新,校长老师对未来充满信心。”联盟成员校石龙小学校长赵成宝说。

  “村空、城满”“撤之不能,办之难继”始终是乡村教育绕不过的难题,但张平原和他的小微联盟用自己的智慧为乡村教育打造了一个样本,为乡村教育的发展探索了一条“小而美、小而优”之路。

  做留守儿童的爸爸妈妈

  “我可以叫你一声妈妈吗?”学生王梦娇泪眼汪汪地望着王西梅时,王西梅的眼睛也湿润了。王梦娇不知道,王西梅早已把她看作自己的女儿。

  2007年,王西梅到河南省郸城县东风乡大树张小学任教时,王梦娇刚读一年级,因父母常年外出打工,被寄养在外婆家的她常常哭着找妈妈。王西梅看她可怜,就经常把她接到家里,给她辅导功课,让她和自己的女儿一起玩。后来,王梦娇的外婆年事太高无法照顾孩子,王西梅就直接把王梦娇接回了家,吃住在一起,给她洗衣、洗澡、买衣服、买玩具……

  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单桂君,家里只有三间破旧的砖瓦房,连院子都没有。从2006年起,王西梅就开始资助她。单桂君上小学时,王西梅给她买文具、买衣服、做好吃的;高中时,每周末单桂君回家,王西梅准时给她100元生活费;单桂君考上辽宁科技学院后,王西梅又给她送去2000元生活费。

  像王梦娇、单桂君这样的“女儿”,王西梅还有很多。谁的衣服破了,王西梅帮着补;谁的文具丢了,王西梅掏钱买;家长顾不上接送,王西梅把学生领到家里吃饭。王西梅的班务日志上,记满了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轨迹,手机上记满了家长的联系电话,QQ好友名单里都是留守孩子的父母。

  鸟盼一个巢,人盼一个家。学生是王西梅的孩子,能为孩子营造一个温暖的家,她心里才踏实。

  调到县实验小学后,面对更多的孩子,王西梅主动申请了更多的课,承担了更多的任务。她还发起成立了“留守儿童之家”,建立全校留守儿童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档案,制定帮扶制度,带领全校教师关爱留守儿童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为每个孩子筑建希望与梦想。

  民政部近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仍有697万名农村留守儿童。日日陪伴在留守儿童身边的乡村教师,就成了他们的“爸爸”“妈妈”。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为了让更多孩子跳出农门,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青石镇澄潭小学教师郑春英用35年的观察和探索,找到了独特的留守儿童教育法。

  面对留守儿童放学后、节假日无处可去的处境,郑春英“既当老师又当妈妈”,承担起监管责任,带着孩子做游戏、为他们辅导作业,弥补家庭教育的缺失。在节假日,为了时刻掌握学生动态,郑春英不是在家访就是在家访的路上。

  为了塑造留守儿童健全的人格和良好的品质,她以心换心,用尊重、关心赢取孩子的信任:孩子进步了,她第一个热情赞扬;孩子失意了,她立即给予真诚的鼓励;孩子生病了,她用脸贴贴孩子的脸,用手轻轻爱抚孩子的手。

  在教学中,她会根据每个孩子的实际情况设计方案。学生杨欣洁是留守儿童,性格孤僻,刚入学时成绩明显跟不上。郑春英寻找她的闪光点,发现她对绘画很感兴趣,就把杨欣洁的画拿给全班同学欣赏,让她在表扬中找到了自信。渐渐地,杨欣洁对学习的兴趣明显增强,学习成绩也不断提高。

  是谁燃起了烛,照亮了书桌?又是谁点亮星星,让乡村教育的夜空星辉闪烁?

  是330万名乡村教师!他们的坚守、奉献、创造和爱,温暖、鼓舞了一个又一个乡村学子的心。

文章分类: 研究课题
分享到:
各地机构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大连      青岛      宁波      厦门      更多>>